top of page
论道|因缘与果报

        诸法因缘生,诸法因缘灭。“缘起论”诠释了宇宙万法生灭的规律——“果从因生、事待理成、有因空立”。“果从因生”是指世上诸现象的产生都有必然的因缘条件;“事待理成”是指任何现象的发展从因到果都有据可循;“有因空立”是指“有”的存在建立在“空”的基础上,即“空”是一切事物的实相。

        西方古典哲学中也有类似的表述。十七世纪,斯宾诺莎论述了“实体”与“偶性”的辩证关系。在此基础上,休谟阐明了“原因”与“结果”的辩证关系,即“原因”被视为一个从其自身发出创造性的主动实体,它又可分化出作为偶性的自身;这一偶性成为接受创造力的被动实体——即“结果”。在康德表述中,“结果”作为实体亦可主动地发挥创造力而作用于“原因”,即因果是相互作用的。所谓“识缘名色,名色缘识,此生则彼生,此灭则彼灭”。因者能生,果者所生。十界迷悟,不外因果。三法展转,因果俱时。由此,宇宙万象无不是相互依存,相互作用的,共同处于因果结成的逻辑网中。万事万物的形成、存续与坏灭,世界之成、住、坏、空,皆有因可循,有理可据。

        因缘的相互作用构成了因果循环的总链条。无明、行、识、名色、六入、触、受、爱、取、有、生、老死,环环相扣,结成因果之网,于是众生的灵魂在生与死之间不断流转。无明是诸痛苦的来源。“空实无华,病者妄执,有妄执故,非惟惑此虚空自性,亦复迷彼实华生处,由此妄有轮转生死,故名无明”。无明,便是不能推知五蕴假合而成的名色之虚妄,无法照见诸法之实相,也就不能了解万事万物间相互依存与作用的因果关系。不明善恶,不识因果,则恣意妄为;不知轮回,不解业力,便愍不畏死。于是所造恶业不断累积,成为业力。反之,正心正念,破除无明,所做善业则转化为修为。

        因果关系是事物之间的必然联系,恒常推演,颠扑不灭。由因果而生的业力与修为于是在生命的轮回中延续,不随肉身的寂灭而归零。正见、正思维、正语、正业、正命、正精进、正念、正定,于是善业盈怀,修为渐进。若因无明而造诸恶业,则业力随身。百千恶业中,有五种为重罪,业力深重而入地狱受苦。一曰偷盗者,贪污腐败者,受报病痛随身;二曰烧杀抢掠者,受报不入坟地;三曰辱骂口业者,受报破财,病痛随身;四曰诋毁诬告者,受报家人不幸;五曰滥杀无辜者,强行伤害他人者,不得超生。这五种重罪,业力极重,自身难消,因而分发给下一代偿还,使子孙后代也遭受业报。教唆他人造恶业者同业同罪,堕入地狱。《地藏本愿经》中,地藏菩萨描绘诸地狱说“皆是南阎浮提行恶众生业感如是。业力甚大,能敌须弥,能深巨海,能障圣道,是故众生莫轻小恶,以为无罪,死后有报,纤毫受之。”诸地狱皆是众生恶业招感的恶报,比山高,比海深。又说诸地狱中“有百千万种业道之器,无非是铜是铁,是石是火,此四种物,众业行感。若广说地狱罪报等事,一一狱中,更有百千种苦楚,何况多狱。”有百千万地狱,各地狱中又有百千罪罚业器和各种苦楚,都由众生业力招感而成,“若广解说,穷劫不尽”。

        善业与恶业之分,在于发心。正如《了凡四训》所说,“有益于人,是善;有益于己,是恶。有益于人,则殴人,詈人皆善也;有益于己,则敬人、礼人皆恶也。是故人之行善,利人者公,公则为真;利己者私,私则为假。又根心者真,袭迹者假;又无为而为者真,有为而为者假;皆当自考。”

        已种恶因,必受其报。“假使百千劫,所作业不亡,因缘会遇时,果报还自受”。无论受果、受时定否,“不思议业力,虽远必相牵,果报成熟时,求避终难脱”。于是人们常说“善恶两不相抵”,业力与修为不可对消。其实也不全然如此。若要行诸善事,以至于善业聚结甚多于恶业,则恶报由重而轻;若要广结善缘,以至善缘远胜恶缘,于是善果成熟,恶果减弱。犹如善因之泉浩浩汤汤,足以冲刷滴水的恶因,便仍是善泉。

        消除业力的影响,必先虔诚忏悔;然后相信因果,破除无明,多行善事,广结善缘;相信神佛,修习经书,正心正念,接受高维的指引。古佛再来地藏菩萨,曾立下宏愿,“众生度尽,方证菩提,地狱未空,誓不成佛。”于是,“觉知宿业要忏悔者,志心瞻礼地藏菩萨形象,乃至一七日中,念菩萨名,可满万遍,如是等人,尽此报后,千万生中,常生尊贵。更不经三恶道苦。”若能知见因果报应,忏悔过去的罪业,诚心瞻礼地藏菩萨像,诵读赞叹《地藏本愿经》,一至七日内虔诚念“南无地藏王菩萨”名号,便得解脱,不经地狱苦。

bottom of page